“当代愚公”魏登殿

时间:2019-04-30 13:13 来源:
  • 42120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2019-18-专题陈拼9

□特约撰稿  杨洪霞

2019年春日的坎子山村万紫千红,风景如画。村口一座书写着“坎子山石林”的高大门牌坊竖立在进村的拐弯处,迎接着每一位进村游客。

魏登殿总是村里最为忙碌的人,作为村支书,村里的大事小情,他都记挂在心里:向游客介绍秀美风景,向村民宣讲脱贫政策,村庄未来发展的谋划布局。

“当代愚公”魏登殿

两年前从北京参加完十九大回来,魏登殿就和村民们制订了未来5年的发展规划。大家一致决定,要结合坎子山具体发展的产业,思考如何搞好深加工,争取把坎子山品牌的优质农特产品销往全国各地,继续大力发展乡村旅游。

经过两年发展,坎子山愈发美丽和富裕。“我们村有万亩石林、奇秀溶洞、清真寺、千年古树群,这些都是资源。”“现在的通村公路,宽6米,可以让两台大巴车同时错车,不用担心客流量。”说起变化,魏登殿喜笑颜开。

许多人都注意到,常年干粗活重活让魏登殿的一双大手上皮肤龟裂,生了一层厚厚的茧,指甲全是酱色。

湖北口回族乡处于湖北省西北角,交通闭塞,发展落后,是过去几十年里郧西县最穷的乡。坎子山村是全县海拔最高的村,也是全县最穷的村。海拔1799米的大梁山贯穿坎子山村腹地,全村15.5平方公里,只有1400亩耕地,且70%是坡地。全村600多人,90%住的是茅草房,一半都缺油少盐。山大人稀,土地贫瘠,无水、无电、无路、无地、无房。

从1975年当上村书记后的几个月里,魏登殿一直在大梁山上徘徊。看到老百姓进出村都要肩挑背驮、到集镇七八里路就要半天时间的现状,就打算先修建通村公路。

当年年初,魏登殿带着县乡两级的介绍信,带着妻子给他的干粮,背着军用水壶,来到原郧阳地区行署,找到了分管交通的领导,诉说坎子山村百姓生活的艰难,论述修路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整整一个月,相关部门被他的执着感动了,被他的论述说服了,一次性给他批了7万元。资金到位了,修路的项目就启动了。为了选好路线,魏登殿请来县交通局技术人员进行测量,科学放线。为了保证工程质量,他陪同工程技术人员全程吃住在工地上。今天搞竞赛,明天搞评比,热火朝天。一年后,通村通组的村级公路竣工了。在绝壁上开凿山路,魏登殿也被人们称为“当代愚公”。

1986年以前,坎子山村的老百姓常常饿肚子。苞谷单产不超过50公斤,连成本的一半都不到。魏登殿带领全村老百姓开展整地。当时的坎子山村除了麻凼有点好地以外,到处是石窝窝,一锄头下去丁当响,震得人虎口发麻。要想粮食丰收,首先需要好地,在魏登殿带领下,全村男女老少齐参与,苦战一冬,硬是整理出了700多亩好地。随后,魏登殿到农业部门“取经”,请技术人员指导,在全县率先搞起了地膜覆盖。由于抢住了农时,当年单产就提高到了350公斤。

坎子山村的大山多是光秃秃的石头,是旱灾多发区的最前沿,全年降水量仅300毫米,天上下不来水,地上留不住水,村民们长年缺水吃。1997年,坎子山村打响了吃水攻坚战,大搞水窖建设。在乡领导的协调下,县能源办每口水窖补助一包水泥。截至目前,全村建起了110口水窖,彻底解决了人畜饮水问题。

村民魏登方是和魏登殿一起长大的朋友,他见证了坎子山村的发展历程,也见证了魏登殿共产党员的质朴本色。

魏登方回忆,1997年,郧西县遭受百年不遇特大水灾,坎子山大面积、长时间停电。水灾之后又是大旱,正在这时,村两委上马水窖工程。没有电,碎石机不能运转。为了保证施工,魏登殿带领村民白天夜里连轴转,用石磨把粗砂磨成细砂。

魏登方说,魏登殿的简朴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无论是到县里还是到市里,他总是住最便宜的旅社,自带干粮。1991年跑电项目时,必须要在市里待三天,他做了4个大大的火烧馍随身带上。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魏登殿家一直住着土木结构的房子,家中的贫穷一目了然。即便如此,还有人怀疑他,认为他贪污公款。直到上级派专人下来调查,把账本、各种记录查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魏登殿拿走一分钱。

2014年中央电视台采访魏登殿妻子时,她流下了委屈的泪水:“我们家老魏图什么了?我们自家都是泥巴房子,所有钱都给了乡亲们,还有人说他贪钱。”

“让外面的人都来坎子山看看”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坎子山村的马头山羊远近闻名。从北京回来后,魏登殿思考着如何在坎子山村培育山羊经营大户,通过大户带小户,扩大养殖规模,发展山羊深加工。

湖北口的马头山羊肉质鲜嫩、皮质优良,它的大名早在解放前就记入了湖北省志。1990年,面对全村仅有8头牛、11头羊的现状,魏登殿和村委会一班人采取了两个行动:一是改良品种,引进25头“波尔”山羊、3头“秦川牛”,免费提供给养殖户;二是对养殖户的栏圈改造进行补贴。

魏登殿动员山羊收购大户杨洪印,让他牵头成立山羊合作社。杨洪印当即答应。有了大户带动,又能解决销路,坎子山村村民杨霞信心满怀,“家里今年喂了20头羊,明年还想发展到50头羊,有了稳定的销路,明年可以卖个两三万块钱。”

“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美丽中国,我们要建设美丽乡村。种植好高山蔬菜、玉米;养殖好马头羊、秦巴黄牛、黑猪和土鸡;借助高山蔬菜合作社、玉米加工合作社和牛羊肉深加工合作社做好加工业。”魏登殿对村庄发展布局成竹在胸。

如今的坎子山,村容村貌焕然一新,基础设施全面升级。新建起6口口均容蓄180方的大水窖,家家吃上了自来水;新增两台200千伏安变压器,户户都有了家用电器;通讯信号全覆盖,宽带入户率达40%。结合新农村建设、易地扶贫搬迁,坎子山90%以上的群众都搬进了新楼房,广场、路灯、卫生室、学校一应俱全,村里还新建了4座水旱结合的公厕,一个能满足全村人使用30年的垃圾填埋厂。

坎子山日新月异的变化也吸引着越来越多出外打工的村民返乡回流。2017年初,43岁的夏俭根两口子从西安打工回家,承包了村里的仔猪繁育场和玉米加工厂。这两年,他家里每年收入都在七八万元左右,既照顾了老人和小孩,又有了稳定的收入。

村子脱贫了,还要实施乡村振兴,这是魏登殿给村里未来发展定下的目标。“我们村子里有万亩石林,目前已经申请了省级的地质公园,陆续也有一些游客来看,但因为基础设施落后,无法形成规模,接下来就是发展旅游业,让外面的人都能来我们坎子山村看看。”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