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贿赂40多位上司,搞家族式腐败,盘点那些年被查的她们

时间:2021-10-18 09:42 来源:极目新闻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QQ好友

10月15日,四川省纪委监委《廉洁四川》推出专栏节目,讲述了“70后”女官员——遂宁射洪市原副市长、民进遂宁市委原副主委邹清一步一步滑向深渊的案例。她被18名企业老板“围猎”,受处分期间仍顶风作案。

今年7月,邹清被开除公职的通报显示,其纵容、默许特定关系人利用本人职权谋取私利;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房地产项目推进、土地办证等方面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数额巨大。

随着时代的变迁,我国女性从政者的身影越来越活跃,这些女官员大多巾帼不让须眉,在各个岗位上顶起了“半边天”。可令人痛心是,也有个别女官员,忘记了初心,走上贪腐之路。极目新闻盘点了那些年被查的女官员,以警醒世人。

迷倒40多位男上司,曾号称中国第一女贪官的蒋艳萍

1958年出生于湖南省茶陵县的蒋艳萍,来自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蒋艳萍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读完初中便辍学进入社会上打工。可就是这样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女人,只用了短短13年,便从仓库保管员升到湖南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副厅级干部),同时贪污敛财达1000多万元。性贿赂是她的“有力工具”,被蒋艳萍性贿赂击倒的各级干部达40多人。

1976年,17岁的蒋艳萍来到湖南省茶陵县农村插队落户。一位领导被性贿赂后,让蒋艳萍成为了一位仓库保管员。她发现自己的美色是最好的武器后,又故技重施,迷倒了一位又一位的上司……

蒋艳萍成功担任公司经理以后,开始想办法敛财。1995年,蒋艳萍结识了湖南省原计划委员会主任陈某,利用美色俘获了陈某。随后二人通过虚假招标谋取钱财,蒋艳萍第一次空手套白狼赚了100多万。在此之后,蒋艳萍将美色与权力相结合,赚钱就如同探囊取物,短短几年就非法获取上千万元。

而此时的蒋艳萍不再满足于上千万的贪污款,开始搞家族式腐败。她利用职务之便,在集团内部四处安插亲戚担任要职。

蒋艳萍自称不怕员工举报,在最猖獗的时期,她直接在员工大会上对所有人说,举报她的人全是不自量力,没有人能将自己告倒。

最为离谱的是,1999年蒋艳萍因贪污受贿被刑事拘留期间,为求苟活,她竟然用美色将汉寿县看守所副所长万江成也俘获了。最终,蒋艳萍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正部级女贪官韩桂芝,专挑年轻帅气男秘书满足私欲

韩桂芝1943年2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个叫韩家洼子的小村庄,在大学毕业后韩桂芝通过自身的努力,于1966年成为林业局基建总局机械筑路总队干部部干事。两年后韩桂芝回到了黑龙江,从此仕途一帆风顺,扶摇直上,40岁任副地级,54岁升至副省级,59岁官至正部级,曾任黑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黑龙江省委副书记,黑龙江省政协主席等职,一时间风头无两,位高权重。

1200X900_pub_CB20211017195438597019.jpg_db313328f0e84c4f82aca9491b72e78f

韩桂芝

提起韩桂芝,许多同事都说她言辞犀利,敢说敢做,雷厉风行,性格一点都不输男人。她工作表现出色,是组织重点培养的干部。本来应该是一个为国家做贡献的优秀人才,却因为手中掌握的权力越来越大,在外界玩乐和权力的诱惑下,韩桂芝没控制住自己内心的贪欲,最终走上了错误的道路。

位高权重后,韩桂芝喜欢卖官鬻爵,不过她不亲自出手,而是教唆她的男秘书去收受贿赂,自己在幕后操作。通过这种方式,韩桂芝受贿达700多万元。

而这位男秘书则是年轻帅气,被韩桂芝亲自相中的。韩桂芝利用权势威逼利诱这位男秘书和自己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有时即使是在上班期间,韩桂芝也要让男秘书前来满足自己。

同时,她也带着儿子儿媳等亲属一起搞家族式腐败。令人感到十分惊讶的是,在这个家中唯一清白的是韩桂芝的丈夫,他多次劝导他们停止自己贪污腐败的行为,但却势单力薄,无法阻止他们滑向深渊。

最终,韩桂芝在61岁时落马,并于2005年12月15日,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正厅级国企女强人,80多项荣誉傍身,涉案6000万

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深圳市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等职的正厅级干部劳德容,是有名的“女强人”,获得全国优秀企业家、全国三八红旗手等80多项荣誉。头上罩着许多光环的她,如今因以权谋私贪污受贿而沦为阶下囚,“落马”那年她59岁。

1200X900_pub_CB20211017195438816030.jpeg_67b1c2a83c744a5ba5c9c83504691514

劳德容

1943年出生的劳德容是广西灵山县人,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据她自己说,“我在学校时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单位是努力工作的好员工,经常获得各种表彰。1991年调到特区参加建设,奉命组建能源集团,白手起家,直到功成名就。”

伴随着深圳能源集团的迅速壮大,劳德容声名鹊起,成为全国知名的企业家。在巨大成功面前的劳德容没有控制住内心的欲望,“错误地认为自己是当家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吃点拿点没有什么。”

劳德容受贿主要是以收受他人回扣的方式完成的。据查,任职期间,她通过工程承包、项目转让等业务方式,牟取利益,非法收受人民币778.29万元、港币50万元、美元13.9万元;还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港币500万元、人民币800万元归个人进行营利活动;她滥用职权出借公款,给公司造成港币2200万元的损失;另有1000多万元人民币、460多万港元及4.1万美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共计涉案金额高达6000余万元。

劳德荣虽然没有搞家族式腐败,但是她的贪腐心理却是由家庭产生。她自觉忙于工作,对两个儿子有所亏欠,所以决定要为自己和家人今后能够好好享受生活积累一笔足够的财富。至于多少才算足够,劳德容没有细想,反正有机会就伸手。

2002年9月28日,劳德荣因涉嫌严重经济犯罪而被“双规”,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

多数女贪官喜欢搞家族式腐败

除了上述几位女贪官外,近年来还有朱秀云、苏凤娟、王海玲、卢玉琴等身居要职的女官员落马。

纵观这些女贪官的上位落马史,可以看出一些共同点。就是大多数女贪官喜欢搞家族式腐败,喜欢带着自己亲近之人一起大捞特捞。她们为亲属行方便之门,当保护伞,又被亲属和利益裹挟,越陷越深,最终无法自拔,落入牢狱之中。

腐化堕落,是从自我放松要求开始的。正如劳德容交代的那样,工作的头几年还能经常提醒自己保持廉洁,但在取得一定成绩后居功自傲,面对鲜花和掌声忘乎所以,放松要求,慢慢对金钱看得很重,总觉得付出与得到的不对称,心理不平衡,进而发展到不择手段以权谋私。

而文章中最开始提到的邹清,也是从一名能力出众的女干部,短短五年就沦落为一名腐败分子,正是对自我的要求放松,没有对党纪国法的敬畏之心,才最终丧失底线,彻底沦落。

女官员走上高位后堕落的教训实在深刻,这是她们个人的悲剧也是国家的损失。反腐败没有“休止符”,目无法纪伸手之人必被抓,这是法律的誓言。

(以上资料来源自环球网、中纪委监察网站、《女贪官忏悔录》)

标题:
网址:
错误内容:
姓名:
电话:
 
新闻热线:
投稿邮箱:
网络新闻部: